关闭
通知公告
党史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园地
毛主席三赞邓演达
来源: 统战新语 时间:2016/7/1 11:07:53 浏览量:

图为全会上毛泽东(前右)、彭泽民(前左)、邓演达(后右)与恽代英(后左)

       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邓演达先生,是我国伟大的民主主义革命者、可敬的爱国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他以艰苦卓绝、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为我国民主革命建立了不朽功绩,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称颂。其中,毛泽东主席就多次赞扬他,本文重点介绍毛主席三次赞扬邓演达的故事。

        一赞邓演达:“大革命时期搞农民运动,陈独秀、彭述之不与我合作,倒是邓演达肯同我合作”

        大革命时期,农民问题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基本问题。毛泽东和邓演达都十分重视农民问题,以满腔热情领导和支持农民运动,他们的合作密切而愉快。通过汹涌澎湃的农民运动,两人结下了深厚情谊。

        1926年底,毛泽东在湖南各地农村进行考察,写出了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热情讴歌湖南农民运动。这时,邓演达也在很多场合发表演说、撰写文章,热情赞颂农民运动,他指出:“中国的国民革命,可以说是农民革命。”1927年初,邓演达在总政治部之下特设农民问题讨论委员会,聘请毛泽东、恽代英等为委员,讨论中国革命中的农民地位及具体运动方案。同年3月,在汉口召开的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上,邓演达和毛泽东联名提出了《关于农民问题的决议案》和《对农民的宣言》两个文件,并在大会上通过。这两个文件,集中体现了邓演达和毛泽东关于农民问题的一致见解,为全国农民运动的开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借鉴和法律保障。邓演达借鉴了毛泽东在湖南成立省农民协会以领导全省农民运动的经验,召开了湖北省农民代表大会,并同毛泽东一起被选为大会名誉主席,邓演达在会上号召广大农民“背起锄头,拿着镰刀,来革那长袍马褂的命”。同年4月,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决议成立土地委员会时,邓演达又在会上亲自提议请毛泽东为委员。为了加强对全国农民运动的组织领导,邓演达决定成立全国农民运动临时执委会,特请毛泽东为委员、常委、组织部长。毛泽东对邓演达积极支持农民运动的行为极为赞赏,向他提出了许多有利于农民运动发展的建议。在邓、毛的共同努力下,全国各地农民运动迅速蓬勃发展,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

        为了培养农民运动干部,1927年3月,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在武昌创办了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邓演达亲自担任所长,并特聘毛泽东为副所长,主持讲习所教务工作,由此可见邓演达对毛泽东是多么赏识。4月4日,讲习所举行开学典礼,邓演达出席并勉励学生们说:“中国的革命,总要耕者有其田……农民要赶快起来,与封建势力斗争……我们要穿着破衣服脏衣服、带着虱子去争斗。”6月9日,邓演达又前来出席毕业典礼,并作了《农民运动的理论和实际》的讲演,他恳切的要求学生们“本着革命决心,认清革命目标,遵守革命政纲,积极推进农民革命。”在邓演达和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讲习所为中共的农运事业以及后来的土地革命战争输送了大量有用人才。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了“七一五”反革命政变,邓演达离开武汉流亡欧洲。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虽然失败了,但邓、毛携手合作的这段农运情缘,成为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佳话。多年后,毛主席回忆这段历史时,不无感慨地说:“大革命时代搞农民运动,陈独秀、彭述之不与我合作,倒是邓演达肯同我合作。”这样的慨叹,足见与邓演达的这段情缘在毛主席心中分量之重。

关于这段历史,我们从周恩来1944年的回忆中也可以得到印证。他说:“他(邓演达)赞成土地革命,能与我们长期合作,是国民党中的左派……当他从苏联回来,在讨论土地问题时,他和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一致。”

       二赞邓演达:“以身殉志,不亦伟乎”

        毛主席酷爱读史书,每有所感,便在书的天头地脚信笔写下批语评说,真实反映了他对古今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的独特见解和科学评价。其中,在批注《新唐书》卷113《徐有功传》时,他这样评说:“岳飞、文天祥、曾静、戴名世、瞿秋白、方志敏、邓演达、杨虎城、闻一多诸辈,以身殉志,不亦伟乎!”这里,毛主席又一次提到了好友邓演达,一个“伟”字,可见邓演达在他心目中地位之高了。

        1930年5月,邓演达回到上海。他一面积极筹建成立新的组织,一面主动找中共负责人商谈建立共同反蒋联合阵线,但当时中共正受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对邓演达的主动合作不予理睬。在这种情况下,邓演达没有失望,他把希望寄托在当时还不是中共主要负责人的好友毛泽东身上。他说:“看来共产党在‘左’倾机会主义占上风的时候,联合阵线是不可能实现的,将来如果毛泽东一派当了权,我们是可能合作的。”可见,邓演达对毛泽东是多么信任。对这段历史,周恩来回忆道:“1930年邓演达回国后,曾找到我们谈判合作反对蒋介石,可是我们没有理睬他,这是不对的。”

        1930年8月9日,在邓演达的不懈努力下,在上海法租界萨坡塞路290号召开了有10个省代表参加的第一次全国干部会议,黄琪翔、章伯钧、季方、朱蕴山等30余人参加,标志着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正式成立。会议通过了邓演达起草的纲领《我们的政治主张》,选举了中央机构——中央干部会,邓演达任总干事。这个组织后来先后易名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和中国农工民主党,成为国内最早成立的民主党派。

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成立后,开展的军事准备和组织、宣传工作对蒋介石政权造成极大威胁,为此蒋介石悬赏30万元缉捕邓演达。1931年8月17日,由于叛徒陈敬斋告密,邓演达不幸被捕。在狱中,邓演达多次严词拒绝蒋介石高官厚禄的引诱,坚贞不屈。11月29日深夜,邓演达被蒋介石派人在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秘密杀害。一代英豪“出师未捷身先死”,在毛泽东心目中,邓演达正是为了正义事业,不惜“以身殉志”的伟大志士。

         三赞邓演达:“这个人很好,我很喜欢这个人”

        1989年3月18日《人民日报》第八版刊登了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名誉主席周谷城先生的文章《与毛主席谈诗词》一文。文中提到,1961年五一节,毛主席到了上海,5月3日下午,毛主席在上海住处单独接见周谷城。在谈话中,周谷城偶然提及了农工党的创始人邓演达先生,毛主席随即问:“你认识邓?”周谷城说:“我认识。”毛主席说:“邓演达这个人很好,我很喜欢这个人。”

        这里,我们可从周谷老回忆邓演达的《莫逆于心两共鸣》一文中邓、周关系管窥一二。1927年春,周谷城在武汉,发表了《农村社会之新观察》一文,邓先生看了,很感兴趣,深为赞赏。后来,邓演达要组织战区农民运动委员会到河南前线去做地下工作,拟任周为秘书。1930年邓演达归国后,拟另组新党,常嘱章伯钧同志约周谷城为组党的发起人,有一次3人畅谈此事至深夜,周谷城答谓“道德方面的支持我竭全力”。由此可见,邓、周莫逆之交的关系。1958年12月周谷城在农工党七大上当选为农工党中央主席团成员,继承了邓演达先生未竟的事业。这才有了上文毛主席与周提及邓演达的对话,两位好友对邓演达赞叹不已。

        其实,毛主席赞扬邓演达还有好多次:比如,萧三在1945年7月1日《晋察冀日报》上发表的《毛泽东同志在大革命时代》一文中提到:“毛泽东曾多次热情赞扬邓演达”;又如,1949年11月毛主席在中南海会见农工党领导人章伯钧、黄琪翔等人时,对邓演达的光辉业绩给予高度评价。但这些记载都是只言片语,没留下具体内容,所以本文不再赘述。

   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

【字体: 】【关闭【打印】